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閻王妻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

第四十二章 青闌救美

      “好,小姐,元寶不怕死!”

    “哈哈果然是個忠仆,小爺我最喜歡烈性的女子,又小又嫩的都能掐出水來,下面緊實的肯定讓我欲仙欲死,哈哈,這個元寶歸我賴皮頭了,誰跟兄弟我搶,我可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賴皮頭竟是第一個反應過來,盯著元寶滿目的淫邪光芒,仿佛立即就要將她拆吃入腹。

    其他幾個乞丐可沒有賴皮頭這種惡趣味,眼看這元寶也才約莫八歲,誰也不是個戀童癖,還是高潔的大小姐更美上三分不是?

    可還沒等其他其他做聲,就見其中那個穿著最為整潔的乞丐老大陰冷的說道:“夏榮香不是你們能碰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一步步朝夏榮香走去,其他幾人無法只好跟著賴皮頭朝元寶捉去。

    就算主仆二人再剛強又如何,畢竟是兩個弱質女流,很快元寶便被抓住,而夏榮香用來威脅人的金釵也被乞丐老大奪去。

    “放肆,不要忘記我夏家雖說不再是歸瀾城首富,但若是你們碰了我,待我哥哥回來定會將你們千刀萬剮,虐死千萬遍!”

    夏榮香被逼至墻角,看著元寶被壓倒在地,雙手雙腳竟被兩人按住,另外兩人就這么的撕扯著她的衣服,她才八歲啊!

    “畜生,快開我家元寶!你們難道忘了,我哥哥夏家榮軒?他定會將你們虐殺千萬遍!”

    夏榮香嘶啞尖銳的哭喊著,什么女子禮儀,閨訓,什么溫柔大方,溫婉得體都在眼前的一幕幕中粉碎,被她拋開了十萬八千里,想她夏榮香一聲溫和待人,夏日贈藥冬日施粥,救濟了多少窮人,可是如今她便要毀在此了嗎?

    夏榮軒!乞丐老大渾身抖了抖,猛地想起了兩年前還縱橫在歸瀾城街頭的紈绔,那時節誰聽到他的名字不怕?夜晚小孩啼哭都能用他的名字來喝住,那是個蠻橫殘酷的人啊!若不是這夏榮軒聽了讒言,非要跟著西去商隊去瞧瞧大漠煙沙的絲綢之路,又如何給了大爺機會?

    可他畢竟不再了啊!乞丐老大嘿嘿一笑,壓抑住對夏家本能的懼怕,朝夏榮香伸出了雙手,那骯臟邪惡的手指甲尖長,甲逢中藏滿了黑油泥垢,一把抓住夏榮香白嫩的小手,尖銳的指甲瞬間劃破了嬌嫩的雙手,乞丐就是乞丐,即使外衣穿的再干凈又如何?

    身上的腰帶應聲而斷,夏榮香徒勞的掙扎著,狐毛大衣不知何時落到了地上,她絕望的看著元寶哭喊著“小姐”卻無力去保護她,甚至連走到她身邊都不能夠,老天呀啊,為何如此對我夏榮香?哥哥你又在何處?

    冷風侵襲著夏榮香裸露的肌膚,露出枚紅綢緞繡水仙花銀絲滾邊肚兜,她徒勞的詛咒著,這一刻竟是前所未有的清醒,眼前仿佛看到了往日在家中是如何送別親哥哥走上西去之路,又是如何被姨娘哄騙將管家之權交予她,又是如何被庶哥欺騙讓爹爹將一部分生意交給他做,最后爹爹尸骨未寒自己卻淪落到了這樣的境地!蒼天啊,你何其殘忍!

    “哈哈,果然是烈性的很,這貓爪子還真能撓人,勸你還是乖乖就范吧,伺候的賴也舒舒服服就給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元寶齜牙咧嘴的叫罵著,她可不是自家一般的大家閨秀,罵人咬人拳打腳踢的阻止著對自己的侵犯,到現在賴皮頭也才將她的外衣脫下而已,只是她滿目的憎恨望去,卻見自家小姐竟只穿了一件半開的中衣,露出了甘嬤嬤給她繡的肚兜。

    “小姐!你們這些畜生,有什么沖我元寶來,別欺我小姐,不怕被打下十八層地獄日日受著火油煎熬嗎!”

    “元寶,你快跑!”

    夏榮香死死的抱住最后的一層中衣哭喊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對深情厚誼的主仆,放心大爺我會讓你們舒服死的,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夏榮香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倒在了地上,又是如何被扒去了中衣,她瞠著鮮紅滴血的雙目死死的盯著天空,那是絕望之中的深恨,一滴血淚迎風而落,卻迎來了她深恨之后的一絲釋然的笑容,就這么死去吧,至少不能再給爹爹抹黑了,夏榮才,甄芙蓉這輩子的深仇大恨來世丁當千萬倍回報。

    夏榮香學著元寶胡亂的掙扎起來,拳打腳踢的竟還真的給她掙脫了出來,一手拔下頭上最后剩下的鳳仙花纏絲金釵,決絕的朝自己的喉嚨刺去。

    “你們真該死!”

    少女的輕叱聲傳來,帶著一股深入骨髓的狠厲,隨即夏榮香只覺得眼前一亮,縈繞在鼻尖的惡臭也消失了,她不由得停下手來,卻看到乞丐老大不知何時被拍飛在墻上,整個人慢慢的滑落下來,留下一溜的血跡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面前,正站著一個少年,他不是很高,也沒有世家公子的芝蘭玉樹,但是在陽光下他晶亮純凈的眸子仿佛閃閃發光,是老天爺將他派來拯救自己的嗎?

    在夏榮香愣神中,岳青闌撓撓頭,苦思冥想的隨即咧嘴一笑,將身上的棉襖長袍脫下,蓋在了夏榮香身上,紅姐姐說了不乖的孩子才不穿衣服呢!

    好溫暖,夏榮香下意識的收緊了雙手,將覆蓋在自己身上的溫暖緊緊抓住,眼前是彎著腰背了光,卻還閃亮著的眼睛,還有那耀的人眼睛都不舍得移開的潔白牙齒,怎么一個人的笑容可以這般純粹又這般好看?!

    岳盈夕那邊有著岳如意的配合,也輕松的將剩下的幾個乞丐打昏了過去,救起了元寶。

    元寶急急的行禮感謝了救命之恩后,就跑向了夏榮香,這就看到自家小姐和一個少年面面相覷,一個傻乎乎的彎腰笑著,一個直愣愣的躺在地上看著,怎么看怎么就是兩個傻子。

    天空慢慢的飄下了雪米,隨著冬風飄舞揮灑著,落在了兩人的發間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

    元寶撲到夏榮香的身上,還以為自家小姐是被變故嚇傻了,才跟陌生男子這么近距離的對望著。

    夏榮香聽到元寶的哭喊這才回過神來,眨了眨眼睛,除了眼中的劇痛外,她感受到了心間劇烈跳動的心臟,一抹羞愧羞澀參雜著的復雜情緒襲上心頭,只覺得自己骯臟的根本不敢抬頭看那笑容溫暖純潔的白雪少年。

    岳青闌不解的歪著頭,這姑娘腫么跟蝦米一樣蜷縮起來了?雪地這么好玩嗎?他傻乎乎站直身體伸出手來,接住飄落的雪米轉頭說道:”大妹小妹,下雪了她不乖還躺在地上玩。“

    書名《寵香》,作者:矛盾小菊,

    簡介:她與他六年相知相守,譜寫著一段情深質樸的竹梅愛念。

    她與他步步為營,各自防守,卻抵不過這場措手不及的深情厚愛。

    然而面對血雨腥風的層層背棄,誰是誰的救贖?誰又入了誰的心?

    滿目滄桑,驀然回首時,燈火闌珊處,那人只等與她執子之手,白首不離。

    “月兒,傾覆霸業殺盡天下只愿換你一世回眸!”

    總而言之,一旦愛上,寵,便無法無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