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閻王妻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

魔鬼進化系統(邀云月上) 第七百九十七章 新生 一

      風鈴兒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木板床上,身上蓋著獸皮褥子,房子是土墻,房頂是茅草,屋里擺著幾樣粗糙的木制家具。

    她連忙檢查身上的衣服,發現都沒有變化,這才一顆心放進肚子里。

    是誰救的她?

    她模糊記得,昨天晚上的聲音有點兒耳熟,好像在哪兒聽過。

    正胡思亂想,忽然聽到外面傳來呼呼的風聲,其中還夾雜著虎嘯聲,好像有人在打斗,便起身下床,推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咦,怎么是他啊?

    風鈴兒看到昨天在谷里給她添亂的那個少年,正在遠處跟一只掉了毛的老虎激烈打斗,那呼呼的風聲就是他們發出來的。

    方雷每一拳每一腳,都會帶出虎嘯之音,元氣鼓蕩,激起一片風塵。

    相反,跟他戰斗的老虎卻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,跟個老頭一樣人立而起,揮舞著一對粗壯的虎爪,作出人類的招式動作。雖然沒有聲音,但每一擊出就會令得少年全力以對,不敢有絲毫松懈。

    風鈴兒再一扭頭,眸光所至,又是一驚。

    只見那邊的土堆下面,正盤著一條青黑花紋的大蟒蛇,旁邊還蹲著一只紅羽的老母雞,懶洋洋的曬著太陽正在觀戰。

    這是什么地方啊,竟然會有這么奇怪的組合?

    風鈴兒蒙了。

    她能看出來,方雷是在跟老虎喂招,因為老虎根本沒有出全力,輕描淡寫的,否則早就躺下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醒了!”

    一個慢吞吞的聲音忽然從腳下傳來,把正有些失神的風鈴兒嚇了一跳,低頭一看,啊的一聲差點跳起來。

    一只腦袋黝黑的烏龜就蹲在腳邊,正仰著一對綠豆小眼看她,還不時的骨碌轉動。

    這邊一出聲音,立刻驚動了戰場上的幾位生靈,老虎往后一蹦,不打了,然后搖頭擺尾的跟在蟒蛇和老母雞后面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風鈴兒臉色煞白。

    她是一劍宗年青一代弟子中的翹楚,眼光豈是普通人所能比的,一眼就看出了這幾尊異獸不同平凡之處。

    最明顯的莫過于那條大蟒蛇,頭上竟然生著兩只短角,如血珊瑚般晶瑩耀眼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龍?”

    風鈴兒心中暗道,扭頭落在老母雞身上,兩眼一凝,立時打了一個機靈。

    這哪是母雞啊,分明是圣獸朱雀,只是樣子有點兒蔫罷了。

    再低頭看,烏龜的背上有一道盤繞的花紋,頭在中間突起,尾巴在下面,像一條蛇。

    是圣獸玄武!

    風鈴兒又是一驚,再看掉毛的老虎,通體白毛,其間隱沒著一道道黑紋。

    白虎!

    青龍、朱雀、白虎、玄武,四尊圣獸。

    風鈴兒差點沒當場癱在地上,驚訝的張著小嘴,眸光迷茫的看看這個,瞧瞧那個,不敢出聲。

    她看它們,它們也在看她,而且還繞起了圈子,就差把風鈴兒剖成幾塊,連里面也瞧仔細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你們,別嚇著姐姐!”

    方雷連忙跑過來,一伸手把風鈴兒從包圍圈中拉出來,往前一擋,站到了對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什么來路嗎,就在這兒英雄救美。”

    從青龍嘴里發出濃厚的男中間,不怒自威,令人忍不住就要按他說的去做。

    “就是!男女授受不親,你們非親非故的,成何體統。”

    掉毛白虎嘴里傳出磨牙的聲音,但聽語氣卻有點兒揶揄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長得好美啊,跟老身年輕時有得一拼了。要不我把她奪舍算了,又可以重新活一回兒了。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發出的尖笑,讓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風鈴兒哆嗦了一下,不禁往方雷身后躲了一躲。

    “你們三個老東西別嚇唬她了,瞧這張小臉兒,都白了。”

    老黿一挺龜蓋,兩條后腿著地站了起來,擺動著腦袋說。

    一龍一虎一雀,同時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們,你們說讓這丫頭給咱小雷子當媳婦兒怎么樣?”朱雀忽然認真的說。

    “我看可以。我們再怎么撐也活不了幾年了,要是能給小雷子找房媳婦兒,這眼閉得也就安心了。”青龍道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比小雷子大不少吧?”老虎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個屁,女大三抱金磚。小姑娘,你多大了?”朱雀問。

    風鈴兒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兒來,茫然道:“我、我……十九歲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都超過三歲了,不好!”老虎道。

    “閉上你那張臭嘴。有本事你給他找個不超過三歲的。”朱雀吼道。

    “四歲怎么會大呢?”

    老黿打圓場,慢吞吞道:“等到他們小兩口修煉到神師,那都是幾百上千歲的壽元,無所謂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才對嘛,你就知道添亂。”

    朱雀怒沖沖的瞪了老虎一眼,雞頭一揚對風鈴兒道:“小姑娘,你覺得我們的提議怎樣啊?”

    風鈴兒猛的一震,徹底回過神兒來,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,道:“不行不行,真的不行,我……”

    還沒等解釋呢,就聽到三道哼聲沖進耳內,像是同時炸開三個響雷,震得耳膜嗡嗡直響,頭疼異常,連忙捂住了耳朵,痛苦的低下腦袋。

    恍惚中好像聽到有人吼了一聲,然后疼痛感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“哎,它們人呢?”

    風鈴兒抬起頭來,發現跟前只有方雷,四圣都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把它們攆回屋了。姐姐你沒事兒吧,不用害怕他們,跟你開玩笑呢。”

    方雷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風鈴兒不信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方雷轉身領著她回屋,道:“我們家也沒什么人,好不容易你來了,它們當然要逗些樂子了。別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風鈴兒總算吁出一口氣,一顆心放回肚子里,臉上微微一紅,問:“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方雷。”

    風鈴兒見他不問自己,只好自我介紹道:“我是東齊國一劍宗的弟子,姓風,名叫鈴兒。”

    “風鈴兒!姐姐的名字真好聽,難怪你會帶著這個?”

    方雷說著,從窗前桌上拿過一串手鏈,在手里把玩了一會兒,遞給風鈴兒。

    風鈴兒一摸手腕,空了,正是她的手鏈。

    手鏈是用金絲串成的,上面套著五枚指甲蓋大小的金鈴,注入元氣鼓蕩,會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。

    “哦,還有這個。”

    方雷又從桌上取來一塊玉佩狀的古玉,一并還給風鈴兒,道:“老黿說,你這塊古玉來歷不凡,但你不會用,所以昨天晚上被神怨糾纏時才有些狼狽。不過也不能怪你,畢竟你還不是神師,沒有這么力催動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這塊古玉可以驅離神怨。”風鈴兒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只要你法力不盡,它就沾不了你的邊。”

    風鈴兒忽然想起一事兒,問:“方雷兄弟,你是怎么趕走神怨的,我怎么記得你……”

    方雷嘿嘿一笑,抬手比了比手指,上面有一道血痕,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它反正就是不能傷我,但也趕不走它。唯一的辦法,就是每次讓他飲上一滴血,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這么簡單?”

    風鈴兒愕然。

    “對,就這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不對,沒這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風鈴兒沉思片刻,道:“我的師弟師妹,還有馭靈宗的好手都死在谷中。按說神怨飲飽了血,應該離去才對,為什么還要追我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清楚了。反正每次遇到它,都是喂上一滴血才打發掉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方雷云淡風輕的樣子,風鈴兒總有種撞鬼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大荒之中奇人異事頗多,她倒也沒有太糾結,想了一會兒忽然起身道:“方雷兄弟,多謝你的救命之恩,來日我一定有所報答。我要走了,谷中還有一樣重要東西我得去取,也不知道還在嗎?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雷起身出去,不一會兒拿進一個黑色玉盒,道:“你說的是這里面的東西嗎?”

    風鈴兒大喜,一把抓到手里,道:“你把它取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打開以后,卻是空的,不由愕然望著方雷。

    方雷悠然道:“老黿說了,你的東西都可以還給你,但這里面的東西是我們撿來的,就不能給你了。”

    風鈴兒一張俏臉頓時耷拉下來了,悻悻的說:“你能不能跟前輩們說一聲,把東西還給我,我還要回去復命呢。以后我一定會用其他東西補償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,老黿已經煉成丹藥了。”方雷笑瞇瞇的說。

    風鈴兒無力的坐在椅子上,失落到了極點,過了半晌忽然自言自語道:“也對,人都死光了,還復什么命啊。連我都差點死在外面,能活著回去就不錯了。方雷兄弟,告辭了,希望以后還能再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再見。”

    方雷送她出去,剛走出屋門,就見四個腦袋聚在窗戶下面,正在偷聽。

    看到他們出來,一個個若無其事的走了過來,目光不離風鈴兒。

    “各位前輩,多謝相救,小女告退。”

    風鈴兒急忙施禮,恨不得這會兒插上一對翅膀,快點兒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“這就走了,你……不打算留點兒東西嗎?”朱雀陰陽怪氣的說。

    “東西?什么……”風鈴兒一愣。

    “信物啊,與小雷子的定情信物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風鈴兒又開始頭大,這幾位還是不依不饒啊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你們?”方雷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閉嘴!這是長輩們的事情,你別瞎摻和。”青龍喝斥,語氣威嚴。

    方雷只好不作聲了,任憑他們折騰吧。

    “可我身上也沒帶什么東西啊?”

    風鈴兒只能盡量敷衍了。

    “手鏈。”

    朱雀眼尖,一眼看到她手腕上的鏈子,尖聲叫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啊……”

    風鈴兒臉現尷尬。

    這個鈴鐺手鏈不是普通飾物,是風家長輩給后輩們量身訂制的,每個人都不相同。如果是年青人送出去,確實有定情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行嘛!”

    三只老怪同時瞪眼,一股恐怖的氣勢隱而不發,在頭頂升騰。

    老黿一直是和事佬的角色,不摻與沖突。

    “行、行,我送還不行嗎。”

    風鈴兒連忙取下手鏈,塞到方雷手里,臉上飛起一朵紅云。

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,走吧。小雷子,送送你媳婦兒,一定要送出黑風口。”朱雀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兩人展開身法,向北塞城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途中方雷歸還手鏈,風鈴兒見他一副不舍的樣子,猶豫了一下,一狠心沒接,真送了,大不了回家再訂做一個吧。

    “黑風口是分界線,神怨不會再往南下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方雷站在狹谷外面,向風鈴兒揮手告別。

    風鈴兒最后看了一眼谷中白骨,揮揮手,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這就叫孽緣啊,真讓我老人家算準了。”

    老黿晃動著腦袋,老神在在念叨了至少十幾遍。

    方雷沒體會到什么孽緣,但自打風鈴兒走后,真的感到累了。

    四個老家伙就跟打了雞血一樣,以超過平時兩倍的強度加大了對他的磨礪,只要一睜開眼睛,除了打就是摔,再就是真火焚燒、煉制丹藥、學習陣法。

    老怪物們毫不保留,把自己的神通術法傾囊相授,哪怕方雷受實力所限不能修煉的,也都逼著他死記硬背下來,留待將來研習。

    這是要離開的節奏啊。

    方雷有時候就想,但卻問不出口,一想到終究會有那么一天,心里就有點堵得慌。

    令方雷唯一不大理解的是,四位老人明明都是至強的存在,卻只教他神通技法,不傳授修煉的功法。如果發問,都是用一句時機未到來搪塞他。

    方雷十五年的修煉,其實是純粹的肉身磨礪,青龍、朱雀、白虎、玄武四大靈體元氣全都滾了一遭,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    按他們的說法,日后一旦遇到適合修煉的功法,將會事半功倍,到那時方能顯出這十五年的付出沒有白費。

    那么什么才是適合的功法呢?

    得到的答復是,不存在任何靈體屬性的功法。

    方雷對這個答案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    不存在任何靈體屬性的功法,那還叫功法嗎?

    就他所知,現在世上通行的功法都是以修煉靈體為主。盡管靈體有高低強弱之分,但都萬變不離其宗,只是在選擇的時候盡量向那些強勢靈體傾斜,所以才出現了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四大靈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