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閻王妻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

崇禎有把槍(夢吳越) 第三百零九章 尸毒

      崇禎二十四年八月十三,暑氣漸消散,漫長難熬的夏天終于快要結束了。活人和喪尸的戰爭也進入最后階段,隨著諸多高階喪尸被清除,剩余的普通喪尸再掀不起什么風浪,徹底消滅喪尸大軍,只是一個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經歷長達數年的蹂·躪后,遼東、華北各地,人口銳減,十不存一,很多鄉村空無一人,城市規模也急劇縮小,農事破敗,赤地千里,良田變成了荒地。

    喪尸不僅吃人,而且還吃一切活著的動物,它們的食譜如此廣泛,以至于必須單獨列出來加以說明。

    馬、牛、羊、豬、狗、貓、鼠、雞、鴨、鵝,甚至連蛇也吃。

    實際上,它們對鮮活生命有一種不可理喻的渴望。從遼東一路走來,活著的動物幾乎被它們吃完了,這或許才是他們能夠永遠活動,保持精力充沛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吃人這件事上,崇禎皇帝和這些活死人沒有太多區別。

    當然,相比之下,崇禎皇帝要顯得更紳士一些,充滿禮貌,文質彬彬,將其交給御膳房好好加工。

    當然,多爾袞就沒有這么多講究了。他和他的喪尸大軍們,講究的是原滋原味,不需要任何加工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此時此刻,多爾袞的腦袋被高高懸掛在京師北門城樓上,隨風搖曳,供來往軍民觀賞。

    至于輔政王剩余的尸體,早已經是落不明,多半是被百姓碎尸萬段了吧,京師內外,在與建奴的多次鏖戰中,損失慘重,不少中產之家現在變成了赤貧。很多人被活活餓死,韃子活著的時候禍害明國,死了還不安生,這更加深了各人對建奴的仇恨。

    雖說讓大家觀賞暴君喪尸的首級,然而現在京師內外已經沒有多少人了,經此一戰,京師人口銳減到十萬人不到,而京畿地區,則一個人也沒有了。考慮到生態環境已經被嚴重破壞,想要恢復北直隸以前的繁榮,至少需要幾十年時間。

    因為有喪尸失足跌落水井,在天津保衛戰中,更有大批喪尸沉入海河,京津一帶的地表水地下水資源都受到了嚴重污染,尸毒蔓延,若是直接服用井水,恐怕會有變成喪尸的危險。

    不僅水資源斷絕,連接南北的漕運海運也徹底中斷,濱海之戰中,停泊在天津港口的五十多艘朱印船被付之一炬,更要命的是,一百多名熟練水手幾乎全部變成了喪尸。

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短時期內湊齊一支海運船隊,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京城儲備的糧食肉類,在喪尸圍城的三個月中,幾乎已經消耗殆盡,好在吃糧食的人也減少大半,朱由檢他們才能茍延殘喘到現在,否則沒被喪尸咬死也要被活活餓死了。

    種種跡象已經表明,以京師為中心,方圓百里之內,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了。

    喪尸病毒比蝗災蝗災水災都要厲害,沿途所過,摧毀了整個生態,不僅是人類,連其他生物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曾經的繁華之地如今變成荒野。

    死去的人或許是幸運的,當然也包括那些已經變成喪尸失去意識的人。

    而活著的人,還要繼續忍受無邊無際的苦痛煎熬孤獨絕望。

    在逃離京城之前,活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是,如何處理周圍數十萬具尸體,那些已經變成喪尸或者沒來得及變成喪尸就被殺死的人。

    關于如何處理這些尸體,大臣們眾說紛紜,有人建議直接用火焚燒,也有人說要進行掩埋,還有人表示可以用石灰侵蝕,更有人說干脆就放在原地,不管不問。

    最后一種方案顯然是不可行的,那樣做只會導致尸毒泛濫,影響到更多的區域。

    不過朱由檢很清楚,無論怎樣處理,這都是一項極其浩繁的工程,說的更直接一點,他現在已經沒有能力處理這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論后,崇禎皇帝下令,暫時只收斂水源,河流旁邊的尸體,用馬車牛馬運到焚尸坑前,集中焚燒。

    那些剩余的尸體,選擇位于地勢高的地方的,將一部分裝在棺槨中,密封掩埋,必須遠離水源。

    樂觀估計,朱由檢他們能夠處理的尸體,不過兩三萬具,至于剩余的剩余的尸體,等到南方各省能湊齊費用,再進行徹底清理。

    當然,朱由檢也明白,南方那些雜碎們,給錢是不可能給錢的,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給錢,圣旨又沒有,只有親自南下,才能維持我大明和諧穩定的樣子。

    所以,在清理尸體的同時,崇禎皇帝同時開始開展遷都事宜。

    在這種情況下,其實也不需要再怎么準備,帶領活人逃回南方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比喪尸更厲害的是尸毒,活人能殺死喪尸,卻對付不了尸毒,甚至可以說是手足無措。

    所以遷都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輔政王的首級孤獨懸掛在京城北門,在風雨中腐爛成恐怖的骷顱。

    崇禎皇帝表現的非常淡定,他沒有對暴君喪尸進行挫骨揚灰,大概是忌諱尸毒蔓延,也有可能是精力有限。

    不過如果因為沒有將變成喪尸的多爾袞碎尸萬段,就以為朱由檢發了善心良心未泯圣母心泛濫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

    “朕說過,以德報怨,何以報德,既然喪尸大軍已經被擊潰,那我們目光就應該投向南方了。”

    朱由檢口中的南方,便是蘇杭一帶,所謂上有天堂下有蘇杭,明末的蘇杭用天堂來形容也不為過,戰火幾乎從不波及,而且更有意思的是,盤踞此地的東林黨復社以及本地的土豪劣紳們,在一起其樂也融融,蘇日安私底下波次會有些摩擦。

    而現在,隔閡不見了,摩擦也不見了,因為朱由檢來了。

    崇禎皇帝南下的政策頗為簡單,總結起來只有八個字,卻是字字珠璣句句在理。

    “留人不存財,留財不留人”

    換句話說,如果不主動交出財產,田地,這些土豪劣紳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。

    當然,所有這一切都是冠以鋤奸以及反腐的名義進行的。

    如果南方缺乏生存空間,我們便給他開辟出來!

    朱由檢已經原形畢露,對江南終于不再含情脈脈。

    崇禎二十四年九月初一,沖龍煞北,宜殺人。

    朱由檢率領心腹部下連同中衛軍藩王軍,以及愿意追隨皇上南下的百姓,共計八十八萬人,沿運河浩浩蕩蕩南下,準備在江南開始自己的新事業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