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閻王妻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

大明之雄霸海外(比薩餅) 第1272節 賣帝

      既是前明軍,則有文官或者tj監軍,龐天壽扮演著這樣的角色。

    沖鋒是武將的事,成功了有龐天壽的功勞,還是大功,僅遜于主將,甚至高過主將。

    敗戰了,龐天壽首先離開戰場有便利。

    而東南軍和前明軍,則有政治軍官,起到監軍的作用,不同的是政治軍官亦是軍人,以軍人的標準要求他們,對他們的特殊要求是政治覺悟高,即起到帶頭的作用,關鍵的時候能用,比方說帶頭沖鋒什么的。

    先前山谷這場伏擊戰,永歷軍出動一千二百人,一千人隨郭璘出動,另有二百人護著面色慘白無須的龐天壽躲在前面的鎮上喝茶。

    敗軍慌慌張張地退下來,告知郭璘失風的消息,龐公公低罵一聲“不爭氣的東西”,吩咐趕快離開。

    走是走了,快不起來。

    身為宮里的大tj,自有他的體面,出行需要鳴鑼開道,就免了,一個青羅傘是必須的,煌然儀仗隊地出行,走了一會兒,后面的小卒稟道“爺爺啊,禍事來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龐天壽問道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軍隊追來了!”小卒戰戰兢兢地道。

    龐天壽用望遠鏡往后看了看,的確發現了遠處道路上出現追兵的游騎兵。

    “草!”龐天壽立即快馬加鞭,急著趕路。

    騎兵追擊在后面,越來越近,龐天壽急著逃跑,什么鑼啊、旗號、青羅傘等級都扔了,最后連兵器、盾牌都扔掉,奪路狂奔,狼狽而逃。

    拋棄物資,人員掉隊,好不容易追上了御營后隊,也不停留,徑直往中軍而去。

    當他們到達中軍,剛找著馬吉翔,就聽到隊伍后面槍炮聲響起來!

    馬吉翔一看龐天壽的樣子,問道“敗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敗了!”龐天壽驚慌失措地道“郭璘戰死,他的軍隊也潰敗了!”

    正說著,只聽得后方一聲悶響,接著一顆小蘑菇云升了起來,不知是哪一方投擲了炸彈,讓御營上上下下心頭大震。

    敵人追上來了!

    一名侍衛找著馬吉翔道“侯爺,皇上有召!”

    馬吉翔不耐煩地道“敵人來了,軍情緊急,本侯要先處理,現在沒空!”

    侍衛愕然!

    馬吉翔開始露出了他的真面目,不過也不完全是錯的,他策馬帶著人馬往后隊而去,發現情況非常不妙!

    新明軍以俘虜兵開路,十個俘虜兵喊話道“朝廷大軍就在后面,快投降吧,早點投降,性命得保!”

    他們穿著永歷軍的衣服,喊話十分有威力,一些永歷軍放下了武器,造成的后果是后隊的輜重、人員被俘。

    搶走了十幾車的輜重補給,還有宮女幾十個,附贈tj十幾名,這個就是袁宗第的戰果,聽聞捉到tj,軍官哭笑不得……

    當然,不是喊幾句話就能夠讓人投降,袁宗第的騎兵以百人隊為單位進攻,先來一百騎兵,騎馬上前施放火槍,打完了就后撤裝填,然后重新上前,周而復始,不時投擲炸彈,而永歷軍的遠射能力弱且不算,士氣也很差……

    發現到來的新明軍人馬不多,馬吉翔糾集了二千士兵到后營去抵抗新明軍,他鼓勵諸人道“敵人不多,不要被他們欺負了!”

    士氣復振,步兵吶喊著沖上前去,袁宗第感覺到敵人的壓力,不欲與敵人硬拼,主動后撤。

    正當永歷軍后營官兵們歡呼,突聽到前軍隱約傳來了槍聲----御營隊伍拉得很長,應該是阻擊他們的李存惠部又來搞事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馬吉翔帶著五百軍士氣喘吁吁地趕到前軍時,李存惠已經退走,看到地上倒下的已軍尸體,馬吉翔只覺得深深的寒意!

    他現在還有五千多人,人家千多騎兵卻足夠麻煩,都不用主力大軍趕到!

    對方的火力十足,不斷攻擊之下,已軍不斷死傷,而且他們前后呼應,讓永歷軍疲于奔命,如何是好?

    以這樣的速度,對方主力大軍趕來,已軍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他這才去見皇帝,首先是夸耀自己的功勞“托皇上洪福,敵軍進攻,我軍將他們打跑,足寒敵膽!”

    他有聲有色地講述了敵軍進攻甚急,待他領兵到來時,敵人不敢與他對戰,狼狽而逃!

    朱由榔欣然地道“甚好,朝中有卿家,朕心甚慰!”

    他賜馬吉翔百枚銀元,軍隊二萬銀元----時至今天,他還有錢,問題是銀元這么重,陸路運輸,還是山路,能走得快起來!

    馬吉翔謝恩,又奉承皇帝道“陛下得天之幸,今天又招募了八百壯士,足見皇帝陛下深入人心……圣君在朝,終有一日,我們能打到南京!”

    這世間什么樣的人都有,總有人不怕死的,總有人想投機的,當然也有人為的是信念,因此御營雖然減員,卻又有新增人手,他們投靠永歷軍,讓皇帝覺得前途大好,如喝酒微熏的感覺,非常美妙。

    不過等馬吉翔告退出到御帳外,他的臉沉了下來!

    他回到已帳,細忖片刻,找來了他的dd馬雄飛,這等事情,還是自家親弟可以信任。

    當馬雄飛聽他耳語說完,不由得呆住了!

    他弱弱地問道“真的要這樣做嗎?”

    顯然,他還有良心,而他哥的良心被狗吃了!

    “必須的!”馬吉翔長嘆道“這樣做才能保住身家性命和榮華富貴!”

    兩兄弟密密地商議了一會,等馬雄飛出帳時,已經滿天星斗,營地里點起了營火,隱約有哭聲傳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夜風中獵獵吹拂的“永歷”旗號,馬雄飛臉上盡是惆悵!

    永歷!

    明天,將會不同了!

    夜間并無戰斗,當時很少夜戰,哪怕大家沒有夜盲癥,關鍵是古代廣西的道路都是坑,坑爺,你半夜出動一百匹馬,去到攻擊地點搞不好一半的馬匹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袁宗第率部踏上進攻的道路,他們并沒有急駛,急駛是不對的,以稍快的速度前進,保留馬力應付不測之事。

    走了個把小時,太陽越升越高,道路一片光明,他們發現了路邊的一小隊永歷軍,打著白旗!

    軍士將為首的永歷軍軍官帶到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