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閻王妻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

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s5的版本計劃

      這場比賽結束后,整個網絡都是關于比賽的討論。

    5的mi,即使版本節奏變得如此之慢。

    即使這場比賽,在華夏是凌晨開打。

    但是這些都不影響mi的比賽沖向各大平臺的熱搜第一名,比較有趣的是,下面的一些相關熱搜。

    高燒狀態下牧晨的戰斗力!

    牧晨cp過熱,有損壞風險!

    超頻狀態的牧晨,輸出六萬八!

    ....

    很久之前,就有人把牧晨稱作人型計算機。

    如今高燒狀態下的牧晨,居然更猛了。

    這不就是所謂的超負荷運載嗎?

    電腦達人們,紛紛開始把這個梗頂上熱搜。

    電競記者,如今也慢慢頗具威力。

    陳牧剛到醫院測量出體溫的數據,就立刻被記者一手抓獲。

    39.46度,陳牧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,有種謎之熟悉的感覺,排列組合一下,豈不是?

    ....

    同時發現,現在的量體溫道具都精確到后兩位數了嗎。

    小時候可沒有這么精確,一般就后一位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,自己貌似很多年都沒有生病量體溫了。

    看來免疫功能天生就還算不錯的,吃了醫生的藥,應該確實一兩天就能好。

    而陳牧剛量完體溫不久,嚴謹就帶著一個大果籃找了上來。

    她剛才還跑去急診科了,萬一發燒43度,那可不得去搶救嗎,好在真的只是普通發燒。

    陳牧看著嚴謹帶來的果籃,哭笑不得道:“拿點藥回去睡一覺就可以了,不用這么大果籃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睡一覺就能好?一個人還是兩個人?”嚴謹緊張的用英文問醫生。

    “emmm,都沒有問題。“這位白胡子老醫生說道。

    他沒搞明白這位美麗的女士是什么意思,我是要說一個呢,還是兩個啊?

    嚴謹這時候突然感覺臉上發熱,我怎么能問這種問題,腦子里在想什么啊?

    陳牧裝作聽不懂的樣子,畢竟我是華夏人,雖然高考英語有個一百三十多分,但是那不能說明什么,現在我認為自己聽不懂,那就是聽不懂。

    嚴謹看陳牧面無表情,才略微緩解了一點尷尬。

    自己可是家教嚴格的姑娘,起碼得交往一年以上,才能討論這種問題。

    心里想的,可不能跟實際做的一樣。

    不然這世界可就變成弱肉強食得動物世界了,哪個青春期的男孩女孩沒有荷爾蒙分泌旺盛的時候呢。

    有自制力的人,都是可以克制自己**的。

    同時聽到陳牧說只要買點藥就能回去了,心里還有點小失落。

    不是說陳牧病的輕而失落,而是嚴謹在來的路上,一路幻想了一大堆,比如陳牧重病在床,吃不下飯,嚴謹去煮上一頓愛心粥,在床前喂他的樣子。

    然后你儂我儂,談情說愛,感情像陳牧的體溫一樣飛速上升。

    現在陳牧完全沒事,好像就少了這么一段機會了。

    不過身體健康,從長遠來說還是比較好的。

    嚴謹僅僅是失落那么一絲,就開始為陳牧的身體好轉而開心了。

    隊友們在面對各種記者的采訪,晚一點才準備來看陳牧,但是陳牧吃完第一次藥,就感覺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醫學真的是人類最重要的科技成果啊,隨著時間的推移,會有越來越多的絕癥被攻克,如果陳牧父親當初的病晚幾十年,應該是必然會有治療方法的。

    拳頭公司,現在已經開始全力研究賽的版本更新了。

    他們真的看落日戰隊奪冠都看膩了,兩年半了,沒有一個冠軍從他們手里溜走。

    再這么玩下去,聯盟的生命力都要沒了。

    據不完全統計,全球玩家在不考慮國籍賽區的情況下,選一支最喜歡的戰隊,百分之九十一都是選的落日戰隊。

    這個破隊的強大,已經把英雄聯盟的粉絲吸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現在全網都有大量的人在追問牧晨去了哪家醫院,北美的粉絲如果知道了,估計那家醫院探病的人會比病人還多。

    英雄聯盟,不允許有這么流弊的存在!

    “老板,5總決賽的初版已經制作完成了,我們改版了黑色切割者,創造了新裝備血手,亡者的板甲,巨型九頭蛇,然后降價所有肉裝,配合這些裝備,上單戰士應該會徹底崛起。”一位負責裝備的設計師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這邊,已經有了多個英雄的重做計劃,寒冰,蓋倫,瑞茲,三個永久免費英雄將全部重做,還有上路配合這些新裝備重做一些重裝戰士,諾手,船長,劍姬,水晶先鋒,金屬大師等等英雄全部在重做計劃之內。”負責英雄的一位設計師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做的不錯,瑞茲重做要按照我的要求來,有回復,有aoe,有定點控,有加速,最好把我喜歡的那種街機的連招設計進去,還有給我設計到上路去,我不想給牧晨玩。

    這個小子,4用了瑞茲居然不選我的皮膚,我不去中路了,哼!”拳頭總裁之一瑞茲摸了摸自己的頭發說道,“對了,不要著急改,這些改動都保留著,等到夏季賽后期再放出來,用一到兩個版本平衡稍微平衡一下就可以,不要給落日戰隊有時間去研究和訓練,5的決賽版本,了解的人越少越好,所有人都面對從來沒有見過的全新版本,這樣的總決賽,應該會很有趣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很贊!”另一位總裁泰達米爾說道,雖然對瑞茲的任性覺得有點不好,不過有什么關系呢,就算造出來一個怪物瑞茲,削個五次也進下水道了,問題不大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考慮蠻王重做下,只要艾希能上場就夠了,你也太愛你老婆了吧。”瑞茲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我不想再買新鍵盤了。”泰達米爾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瑞茲不是很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還是不要明白的好。”泰達米爾說道。

    一群拳頭的高層管理和設計師們,全力的思考如何讓落日戰隊隕落5,這可真是面臨全世界的針對了。

    各大戰隊的研究不說,游戲本身都要想辦法針對你。

    不想讓落日戰隊贏比賽,這關乎設計師的尊嚴!

    設計師是什么人物,是掌握英雄命運的人。

    想讓ap蠻王玩不了,你就不能玩ap,要你打野帶打野刀,你出門就必須得有打野刀。

    多少刺頭兒都被設計師安排得明明白白,多少戰隊在設計師得屠刀下忽強忽弱,怎么你落日就可以例外呢?

    這是絕對不允許的,這大刀闊斧的改版之路,將會持續整個夏季賽,直到快要來臨,才真正圖窮匕見,這屆賽,人們看到的必然會是和常規賽差距最大的一個賽了。

    mi終于圓滿結束,落日的粉絲心態真的是大起大落,從全勝殺進總決賽,到差點被讓二追三,這比過山車還刺激。

    好在大魔王的上場,依然穩住了局勢。

    boom現在越來越佩服牧晨,知道他決賽時的狀態居然是在生病狀態下,他就決定,再也不想用牧晨不在場奪冠來證明自己的實力了。

    決賽第五場,他死的次數比半決賽加起來還多。

    從比賽結束回來開始,他就找出了牧晨和林神的比賽錄像,開始用心觀看。

    牧晨的比賽是春季賽一百kda的那段時間,林神的也是kda世界第一的那段巔峰時期。

    如何保kda,他要用心的去學習。

    因為有牧晨在,他并不需要多么激進的去打傷害,只要活著,只要團戰能打出該打的輸出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落日在他的指揮下,只要沒人帶節奏,就幾乎沒有劣勢到必須ad沖臉輸出的絕境。

    所以,boom找到了自己的道路。

    做一個對線安穩發育,團戰爆炸輸出的boom。

    他依然想成為世界第一ad,但是成為世界第一ad和牧晨是否是隊友,其實也許并不沖突。

    而這場決賽的特殊情況,讓落日的也有了更強烈的危機意識,牧晨沒有上場的時候,從第二局開始就被完全吊著打了,即使牧晨上場,也還是差半分就輸了,落日還沒有到無敵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們的進步空間,還非常的大。

    因為這些事情的影響,落日的人居然都忘記了陳牧答應的要讓妹妹來慶功宴。

    而陳牧,手機充電完成后,接到了接二連三的電話。

    父母的同學的,妹妹陳亦妃的....

    還有許多的短信,先打開短信一看,大部分都是關心陳牧身體有沒有事的,陳牧很感動,在游戲之外,他還有其他的身份,一樣也有許多關心他的人。

    陳牧一一回復,再一一回電。

    今天的狀態,確實要好好休息一天了。

    明天開始,訓練和生活,就是陳牧自己來掌握了,系統不會再要求他必須每天訓練到幾點,不會再要求這要求那,只有一個三年之約的冠軍談戀愛了。

    不過陳牧知道,電競已經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,再也分割不開了。

    比賽和勝利,已經不再是系統的要求,而是陳牧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渴望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p:今天兩更完畢,前文也略作修改,狼牙沒有斷手了,而是一個正常的退場,有個游戲叫做隱形守護者,里面的每一個選擇,都會造成不同的結局,這個斷手,就是個錯誤選擇,被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