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塵緣文學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閻王妻 邪王追妻:廢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

正文 第1300章 怒懟!(秦若凡大額打賞加更,今天四更)

      吸收靈氣速度增加,無論平常修煉,還是打架恢復,都全覆蓋了。

    秦魚仔仔細細看了輝煌大斗場的兌換頁面,看了一會,看向虬髯。

    “大個子,你一個人拿到,孤獨啊。”

    虬髯難掩高興,但還是擺出很淳樸的姿態,“嗯,我等你們。”

    啊,等我們?

    眾人目光對視....莫名有一種團隊的歸屬感。

    但先知忽然說:“他也不是那么孤獨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秦魚看向先知,對了,她差點忘記這廝是一個老前輩,所以...

    先知:“我本來就差200,現在夠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~~

    這特么是有兩個人能佩戴輝煌之吻了嗎?!!!

    狐思宇跟妃鳶都朝秦魚打眼色,一個很明顯,一個很隱晦,秦魚看了他們一眼。

    “狐思宇,你眼皮抽了啊?”

    狐思宇:“...”

    秦魚:“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想讓我拉攏先知嘛,真是太虛偽浮夸了,就因為人家可以兌換輝煌之吻就想邀請人家嗎?”

    她轉過臉,對先知說:“像我就沒這么膚淺,就算你沒有輝煌之吻...”

    先知眨眨眼,笑得成熟又嫵媚:“也會邀請我?”

    秦魚:“你已經加進來了,難道還打算走嗎?天底下還有這么便宜的事兒?”

    這很土匪。

    但先知笑了笑,“在a-444耽誤太久,我原來的團早已沒了,正缺一個團隊。”

    頓了下,她朝眾人淺笑,“否則我剛剛為何要說自己能拿輝煌之吻呢。”

    都不是省油的燈啊,這是。

    狐思宇看了眼前四個女人一眼,風姿清冷,挪步跟虬髯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虬髯側開了一些。

    狐思宇:“?”

    虬髯:“你心眼也多。”

    狐思宇:“...”

    就你單純是吧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分“贓”完畢,秦魚幾人離開包廂,但門剛一開,門口好大一坨肉擋著。

    走最前面的秦魚定定看了眼前這個胖子一會,內心飛快進行了兩個思想活動。

    1,這死胖子真的好胖,可是皮膚挺好,白白嫩嫩的。

    2,這死胖子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?難道我已經無形之中招惹了一個頂級太子爺?

    本著多年來培養的求生欲,秦魚迅速切換出從容平靜的姿態,問:“有事?”

    軒羅白:“當然有事,沒事我堵在這干嘛!”

    你還知道自己這提醒是“堵”呢?

    秦魚:“所以?”

    軒羅白:“我要買東西?”

    紈绔子弟當街遛鳥,路遇清純小白花賣身葬父,他覬覦小白花美貌意圖強搶民女...

    黃金壁一察覺到秦魚這種腦洞,立馬上線。

    ——醒醒,你現在只是一個貌不驚人的中年大媽。

    哦,對哦。

    秦魚反應過來了,但試圖挽尊,“一看你就是個沒有漂亮朋友的孤獨壁壁,就不許我為庭韻妃鳶先知她們兩肋插刀?”

    ——嗯,你腰側兩翼是長著兩根雞肋。

    滾你個錘子!

    秦魚罵完黃金壁,轉頭對軒羅白說:“我們這里都是好姑娘,不興逼良為娼那路數。”

    軒羅白一愣,后反應過來,對秦魚瞪直雙眼,“你以為我跟話本那里面的無良少爺一樣要逼迫你呢,開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我不是那種人?

    不,他沒說這個,他說:“話本里面的少爺也沒見過調戲阿姨的啊!就是買丫鬟也要買年輕的吧。”

    媽的,行走江湖這么多年,第一次...

    ——不,你當黃媽媽的時候也沒人調戲你。

    你怎么還沒走?

    秦魚對壁壁翻了個白眼,又對軒羅白擺正態度,“我也不喜歡小胖子調戲我。”

    軒羅白:“我不胖!”

    秦魚:“我知道,是豐滿,夢里你想瘦就瘦。”

    軒羅白:“你這是在挑釁我!”

    秦魚:“挑不動,太胖了。”

    軒羅白:“你再說我會生氣哦!你知道我爹爹是誰嗎?!”

    秦魚:“你爹爹是誰跟你胖不胖有邏輯關系嗎?”

    軒羅白:“....”

    五個隊員:說好的對太子黨客氣一點呢?

    黃金壁:再理智的女人也有不理智的時候,比如被攻擊樣貌跟年紀的時候。

    被“傷害”的秦魚一改之前的策略,瘋狂懟這小胖子。

    軒羅白第一次遇到嘴巴這么毒的阿姨,當即懵逼了,他不知道,秦魚是一個有“胖嬌”日常練嘴的人。

    最擅長的就是懟胖子。

    專業對口啊!

    蕭庭韻等人倒無所謂秦魚得不得罪太子爺,反正以后者的腦力,敢懟就能解決,問題是為什么這胖子的管家跟保鏢也沒跳出來阻止啊。

    話本電影都不是這么演的吧。

    管家跟保鏢:太特么爽了!這阿姨好人啊!這死胖子總算被懟了!

    軒羅白哪里是秦魚對手啊,兩個回合就歇菜了,加上秦魚言語里不帶一個臟字,又沒說動手,又剛好干完一個大團,武力夠強,他考慮了下狐假虎威,發現沒用。

    管家老頭子不幫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胡說八道!顯得沒素質,反正我要跟你買東西。”

    秦魚:“說。“

    軒羅白掰著手指頭算,麻溜念出:“你的毒粉他的盾還有她的小手槍!”

    最后他指著蕭庭韻,后者美眸微妙,瞥過軒羅白,又看向管家三人。

    管家:從這個女人的眼里我看到了理解,理解什么,理解我們的委屈嗎?

    蕭庭韻幾人一個個都長著七竅玲瓏心,用虬髯自己理解的,只有他一個是心機水平低于平均值,其余五個都是狐貍精,僅憑軒羅白這傻乎乎的一句話就暴露了他們的職業狀態——忍辱負重。

    秦魚倒真沒想到這胖子是真心實意想買東西的。

    太子爺啊,肯定很有錢咯。

    “哦,盾跟手槍明碼標價還有購買標準價值增幅,別的不貪你,在原始基礎上增幅50%就好,你出得起就賣。”

    反正手槍跟盾都可以再買,因為虬髯跟蕭庭韻的特殊標準跟權限都達到了,別人買不到的,他們可以屢次消費,就好像盾跟手槍壞了還可以再買。

    白賺50%手續費也好。

    秦魚一說,軒羅白就瞪眼了,“50%,你怎么不去搶!”

    秦魚:“你來頭太大,那邊的管家實力太強,我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軒羅白一喜,正要擺譜一下,跟對方賒賬買東西。請大家關注威信“小 說 全 搜”